关于我们

策法 律师网隶属于上海市华荣(深圳)律师事务所 ,总所成立于1996年, 拥有近200人的律师团队,各领域均有专家级律师坐镇 ,平均执业年限在5年以上 ,70%以上律师获得法律硕士学位。24年来,秉承专业化、规模化、品牌化、国际化的发展理念,为数以万计的客户提供了优质的服务,解决各类疑难纠纷案件上万起,其中不乏重大案件,在业界赢得了良好的声誉和客户的信赖。 获得优秀律师事务所、司法系统先进集体等多...

律师团队

律师团队

律师团队

律师办案

律师办案

律所前台

律所荣誉

刑事辩护

主页 > 刑事辩护 >

翠竹律师谈小三跳楼身亡父母索赔120万

时间:2021-11-25 14:42 点击:    小三索赔

  1992年出生的顾某某比丈夫李某白(当事人均为化名)大6岁,二人育有一子,一家人本来和睦美满。但丈夫的一次外出工作经历,改变了这一切。李某白称,2020年5月,他在江苏工作时,认识了18岁的小丽。6月,二人就确定了情侣关系。丈夫的这段婚外恋,让顾某某难以接受,但她依旧希望丈夫能浪子回头。可李某白依旧“叛逆”,开始逃避,2020年10月上旬,他和小丽一同在广东东莞,在一间公寓租了房,开始了同居生活。为了挽回这段婚姻,10月,顾某某和婆婆一起,千里迢迢从河南来到东莞寻找李某白。她说,婆媳俩几经周折,才找到小丽与李某白同居的地方。10月16日晚,她见到了小丽,但并没见到丈夫。
 

  “我的儿子和你在一块吗?如果在一块的话就叫我儿子回来,我就把儿子带走,和你就没有关系了。”顾某某的婆婆向小丽发问。就在这天晚上,小丽在租住的房屋8楼楼顶跳楼身亡。这也让顾某某被告上了法庭。小丽父母认为,是顾某某的原因,他们的女儿才选择跳楼。其父母向顾某某索赔109万余元,李某白作为丈夫也被起诉,被要求承担这笔“共同债务”。死者父母:她不断谩骂刺激,导致悲剧。事发当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小丽的父母为何将矛头直指顾某某?
 

  据小丽的父母称,事发当晚,顾某某带人在小丽的住处围堵她,期间还粗口谩骂小丽。“期间有人报警,民警已经在现场,但顾某某仍然一直辱骂小丽,言语犀利粗俗,不堪入耳。”其父母称,顾某某咄咄逼人的态度,使得小丽精神极为紧张,为了躲避顾某某的辱骂,小丽寻找了机会跑上楼。“但顾某某一直对其紧追不舍,一路追到八楼(楼顶)。”其父母称,此时,小丽已经站在墙边的围栏上,由于顾某某的谩骂,小丽情绪十分激动,精神状态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尽管民警多次阻拦顾某某,并警告其不要刺激小丽,但顾某某仍然辱骂小丽。
 


 

  “最后,小丽在顾某某的辱骂中精神崩溃,直接从八楼跳下,后经医院医生抢救无效死亡。”其父母一方称,小丽年仅18岁,正值青春年华,其心理和心智也仅能称为心理学上的“刚成年”。顾某某一路紧追不舍的辱骂和言语的刺激压破小丽最后一道心理防线,系导致其跳楼死亡的主要原因。
 

  证人:听到原配说“你跳下去啊”

  据公寓房东称,在楼顶时,当时现场有顾某某和其婆婆、公安人员、小丽堂哥,“小丽说不要靠近她,靠近她就跳下去”,现场的人都不敢靠近,后来小丽还是跳下去了。“你跳下去啊,我自杀的时候都没有人看,你自杀的时候还有人知道。”小丽堂哥在接受询问时称,顾某某说过这样的话。民警曾询问顾某某,有无话语刺激小丽,顾某某曾说“如果我跟我老公离婚了,你跟我老公想怎样就怎样”。李某白承认,在这次之前顾某某也找过小丽一次,说了一些难听的话,但并没做过过激的事。
 

  原配:好言相劝,她却我行我素

  在顾某某的口中,却并非如此。她称,自己本是和睦幸福之家,自从李某白与小丽发生婚外情,李某白抛妻弃子与小丽非法同居。自己多次对小丽好言相劝,让她放弃李某白,小丽却我行我素,置若罔闻。无奈之下,2020年9月,顾某某带着婆婆来到东莞,将李某白带回河南。“小丽此时本应心存愧疚,真诚悔过,但她却不思悔改,为了自己快乐,不惜拆散他人家庭,又追到河南,将李某白骗走,重新带回东莞。”顾某某说,小丽为了阻止她再次找到李某白,以其堂哥的身份信息登记租房,非法同居。“小丽的堂哥不仅不规劝小丽,反而助纣为虐,向小丽提供身份证。”同年10月,她和婆婆一起再次来到东莞。“此时的小丽如果能良心发现,就此罢手,本案就不会发生。”顾某某称,小丽仍执迷不悟,反而与其哥密谋将李某白带走躲避。“我当时认为是小丽不肯让我老公出来,就报警了,要求警察到场处理”。她说,小丽回到租住房收拾行李时,发现民警已经到达现场,自觉无颜面对,在自己没被发现时一个人爬上八楼楼顶,坐在楼的边沿上面,结束了自己的生命。顾某某辩称,自始至终,她都没有任何辱骂小丽的行为。


  法院:原配不用赔,丈夫要谴责

  法院审理认为,小丽事发时已年满18周岁,对其跳楼轻生的行为与后果理应有明确的认知。而其堂哥等人与其有利害关系,证言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其堂哥作证称:“顾某某一直粗口骂小丽,脏话不堪入耳,骂了10多分钟,顾某某叫小丽跳下去”等内容,顾某某并不确认,且根据派出所对多人的询问,亦无法反映出顾某某有以上辱骂行为。


 

  法院认为,小丽系自己主动一个人跑到出租房八楼进行跳楼,期间顾某某与其并无肢体冲突,虽然,顾某某说过“你跳下去啊,我自杀的时候都没有人看,你自杀的时候还有人知道”的话语,但是该话语并不具有明显的刺激性,不足以导致小丽发生跳楼行为。小丽明知李某白有配偶,而多次与其同居,有违公序良俗,顾某某从河南赶赴东莞寻夫,与小丽发生言语冲突,只要没有超出一定界限,亦属情理可原。法官特别指出,李某白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小丽非法同居,系严重违反社会公德和家庭美德的行为,亦有悖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应予以谴责。

  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小丽父母的全部诉讼请求。     深圳罗湖区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