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策法 律师网隶属于上海市华荣(深圳)律师事务所 ,总所成立于1996年, 拥有近200人的律师团队,各领域均有专家级律师坐镇 ,平均执业年限在5年以上 ,70%以上律师获得法律硕士学位。24年来,秉承专业化、规模化、品牌化、国际化的发展理念,为数以万计的客户提供了优质的服务,解决各类疑难纠纷案件上万起,其中不乏重大案件,在业界赢得了良好的声誉和客户的信赖。 获得优秀律师事务所、司法系统先进集体等多...

律师团队

律师团队

律师团队

律师办案

律师办案

律所前台

律所荣誉

版权纠纷

主页 > 知识产权 > 版权纠纷 >

深圳使用版权作品时不可避免会遇到两个问题

时间:2021-01-09 10:37 点击:    深圳厉害的律师 深圳厉害的律师电话
深圳厉害的律师
据“维权骑士”发布的《2018Q2内容产业版权报告》显示,仅微信公众号在2018年二季度就被怀疑侵犯内容超过300,000次。著作权屡禁不止,互联网的复杂性使众多的版权保护计划都只能是纸上谈兵。
近些年来,风生水起的区块链,催生了一批致力于“区块链存证平台”的创业公司,希望借助国家版权局背书,提供方便、廉价的版权登记方案,简化了确权、授权、维权程序,从而保护了原创方的利益。但是,区块链究竟是解决版权问题的良药吗?
著作权及其登记
深圳厉害的律师
著作权又称著作权,是作者和其他权利人对文学、艺术和科学作品所享有的人身权和财产权的总称。
依据著作权法总则第四条,“作者因创作作品而自动产生的著作权,无需履行登记、登记手续。”“作品自愿登记试行办法”第二条规定:“作品实行自愿登记,作品无论是否登记,均不影响作者或其他著作权人依法享有的著作权。”
意思是版权认证机构,包括国家版权局在内,只对作品的性质、创作时间等进行“形式审查”,而不对其“实质审查”,著作权登记证书不能作为“作品”享有著作权的法定依据。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版权登记毫无意义?同样没有。
“当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权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取得权利的合同等,可以作为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七条规定:著作或制品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组织,除有相反证据外,视为著作权或与著作权有关权益的权利人。著作权证明虽非“根据”,但也可作为“证据”,举证的责任落在未取得证书的当事人身上。
深圳厉害的律师
贫困人口版权
根据中国版权保护中心的统计,传统的版权注册费用很昂贵,文字和口头作品注册费在一万字以上,摄影和美术作品注册费在三百元左右。此外,繁琐的流程、以周为单位的处理时间,也让创作者望而却步。
大众的智慧是无穷的,有人想出了一种既简单又便宜的方法,把自己的作品装进信封,然后通过邮局寄给自己,这样邮戳就成为创作时间的极好证明。这一做法被称为“穷人版权”。
我们不知道这一方法是否真的出现在大厅之上,但是它最令人痛心的一点就是它的可靠性。只要一些简单的技巧,就能完整地打开信封,添加或修改里面的内容后再封回去;甚至那些有点小心眼的投机者可能会伪造印章,加上一个虚假的时间戳!
并且创造一个不变的时间戳,就是区块链的最大优势。作品被“散列”,产生一种独特的指纹,再把指纹记录在区块链中。不可篡改性是区块链的自然保证,加上版权局的认可,区块链具有法律效力。
改变,还是不改变?
但“不可篡改”既有好处也有坏处。
“作品自愿登记试行办法”第六条规定,“登记后发现与事实不符的,作品登记机关应当撤销登记。”在保证作品登记申请人与作品版权所有人是同一人方面,没有一种方法,更何况现在的申请流程仅仅是“形式审查”,一旦出现欺世盗名的情况,就必须依法撤销。面临这样的问题,区块链该如何解决呢?
对注册的数据,最简单的办法也许是让版权登记公司,或者国家版权局,对注册数据进行修改——也许是在链上,也许是在链下,但这会让区块链失去它最大的优势,而对集中的数据化存储则没有什么区别。
深圳厉害的律师
智慧合同的潜力
智慧合同的加入将进一步激发版权链的活力。
版权作品的使用不可避免地会遇到两个问题:一是授权条款的制定,二是授权过程的协商。大部分创作者都不是法律专家,他们对版权法的规定一无所知,授权条款也可能仅仅是口头约定,最多只是在网上搜索了一些范例,一旦有争议就去追讨。与授权流程同样繁琐,寻找联系方式,通过邮件或微信沟通,确定付款方式,每一步都很费时费力,尤其是面对时效性作品,只剩下一丝耐心,在默不作声的等待中消磨。
当所有的条款都明确地被智能合约所涵盖时,智能合约就能自动地为版权支付和获得授权,所有的争议都能被解决,智能合约就能自动地解决。
网效两难。
但一切活力的源泉都在用户身上,他们从哪里来?
在《网络工业经济学》中,以色列经济学家奥兹·夏伊提出网络效应,即产品价值随着使用该产品的消费者人数的增加而增长。比如在电信系统中,如果人们都不使用电话,那么安装电话就毫无价值,而且电话越普及,它的价值就越大。而且网络的马太效应也在加剧这一现象,出现了强者越强,弱者越弱的景象。
作为新兴市场的搅局者,区块链版权企业要想在版权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就必须形成自己独特的竞争优势。数字化货币乱象丛生,影响着区块链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使其发展道路更加艰难。除此之外,目前大公司借助雄厚的资金,实现了版权垄断,对作品进行严格控制,以追求利润最大化,如果区块链想要实现个人版权的自由流转,面临的阻力将会更大。
新兴媒体的发展导致版权领域出现了明显的长尾效应,IP头部,如热播网剧、流行小说等,具有极高的经济价值,而无数的百家号头版头条等构成了源源不断的长尾效应。以长尾为服务重点,或许是区块链版权避开竞争“红海”的出路。
著作权登记不等于著作权保护。
最终应该明确的是,版权登记并不等于版权保护,如果不能及时识别和发现侵权行为,那么注册版权就只是一张白纸。遗憾的是,在这方面,区块链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鉴于文艺创作的多样性和独特性,侵权判断是一个复杂的法律问题,但对可能的侵权作品进行初步筛选,在技术上是可行的。裁剪照片或删减一些文字,都会影响到作品的散列值,所以简单的散列匹配是不能胜任的,必须通过各种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手段综合应用。
幸好,众多的版权登记平台,如版权者、麦片网、原创者等,都承诺通过全网搜索,追踪到作品的所有传播路径,预警侵权行为。但是因特网庞大而复杂,各种协议和格式使数据获取变得不容易,大量的数据对计算机的性能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他们宣称的“全网搜索”能达到多少分就不得而知了。
此外,众多自媒体平台也纷纷加强版权监管,促进版权保护进程。2018年Q2内容产业版权报告显示,“各平台的治理效果相对于往期明显改善,各平台自发地重视版权,普遍认同版权治理对内容生态的积极作用。
深圳厉害的律师